澳门正规赌博娱乐网站

分享到:

三秦都市报—三秦网讯 (记者 范为民)我印象中上次回老家过年,大约还是1985年。此后虽回去过多次,但再未在老家过年。

      “今年过年,咱们回老家陪陪大哥吧。”腊月的一天,妻子的一句话,提醒了我。

      大哥比我大15岁,从小过继给了在部队工作的二伯,在武汉生活10年,后因部队政策,全家迁回原籍,便一直生活在山西夏县老家。今年,是大嫂去世后的第一个春节。去年5月,她在与肺癌抗争半年之后,带着对可爱的孙女和这个家的恋恋不舍,离开人世。正奋战在北京至雄安新区高铁工地上的侄子,为赶工期,今年春节一天假都不休。侄媳又有事带着孩子回了娘家,今年过年,家里就剩大哥和侄女两个人了。

      说走就走。提前备好各样年货,初一一大早,一家三口驾车出发。

      山西省运城市夏县,地处中条山西麓,古称安邑,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,因奴隶社会第一个王朝——夏朝建都于此而得名。

夏县县城各主要入口都装扮了彩门,年味十足 记者 范为民 摄

老家的各主要入口都装扮了彩门,年味十足   记者 范为民 摄


      记忆中,老家的年味,是每家每户招待亲朋客人,炸得酥脆不一的麻糖(麻花);是大嫂边拉风箱边用红薯面炸的焦黄香甜的软饺饺;是正月十三到十五连续3天的“热闹”(各村队的锣鼓旱船社火表演)。如今,大嫂不在了,老家的年味也渐渐淡出了我的记忆……

      “哎呀,这里的年味,跟西安也有一拼啊。”一下高速,第一次回老家过年的女儿,就发出感叹。可不是吗,从高速出口到县城,沿途10余公里,宽阔的道路两侧,树上、灯杆上都挂了彩灯和大红灯笼;县城四个方向路口,都竖起了上书“华夏第一都”的高大彩门……

     “走到哪儿了?下高速了吗?”一路上,大哥为我掐着时间,提前三四十分钟就下楼守在小区门口;一进家门,曾开过饭馆的他亲自下厨,张罗了一桌好饭;晚上,又带着我们上街赏景散步。五光十色的彩灯、灯笼、彩门,将县城装扮得流光溢彩、火树银花。商场内人头攒动,买卖兴隆;街道上车流涌动,川流不息;夜市摊前情侣扎堆,你侬我侬;公园广场也热闹非凡,人声鼎沸。令我惊讶的是,这里成对男女跳的不是常见的广场舞,而是交谊舞。

初一晚上的夏县莲湖公园,游人如织,热闹非凡  记者 范为民 摄

初一晚上的夏县莲湖公园,游人如织,热闹非凡   记者 范为民 摄


     回到家中,侄女翻出影集。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,勾起了我们对往事的回忆,也打开了大哥记忆的闸门……这几年虽时常见面,但我从未见过大哥像那晚那样,说了那么多话,从童年的武汉生活,到回村劳动;从参加工作,到下岗开饭馆;从与大嫂相识结婚,到几十年的相亲相爱,儿女成长……直到凌晨两点躺到床上,已经64岁的他,仍兴奋得像个孩子。

     随后的几天,回村探访老宅,游览周边景点……大哥的心情越来越好,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。尤其初四临别的时候,侄媳也带孩子赶回来了。看到多日未见的孙女,大哥更是开心地笑了。我们一家也笑了。

      返程的路上,一家三口聊到“年味”时,我问到底什么是“年味”?女儿率先抢答:“年味就是一桌喷香的家宴,就是一副火红的春联,就是……”一连五六个排比。妻子补充道:“它更是亲情的回归,家庭的团聚,是深深的文化印记,浓浓的家国情怀。”

[责任编辑:范为民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