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正规赌博娱乐网站

分享到:

三秦都市报—三秦网   一个来自北京的陌生电话,让在西安做生意的46岁男子王红科(化名)以为自己涉嫌“洗钱”犯罪,18万余元打了水漂。更糟糕的是,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近一年,他还在被骗的“余震”中苦苦挣扎。

李师傅手机被远程操控损失几十万    记者 李宗华 摄

王宏科手机被远程操控损失十几万   记者 李宗华 摄

“这18万元里,有9万多是我找亲戚朋友借的,另外9万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被骗子指示着贷的网贷。现在我每天都面临着数不清的催款电话。”王红科希望,自己的遭遇能引起人们重视。

      “民警”打来电话要他“配合调查”

王红科是安徽人,此前一直在北京做小生意,3年前举家来到了西安。

去年6月15日中午,正在店里忙活的他,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北京的陌生电话。“电话里,一个男的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民警,说我涉嫌一起洗钱犯罪。”昨天,王红科向三秦都市报记者讲述自己被骗的经过时称,该“民警”告诉他,一个电信诈骗集团将180万元赃款打到了他名下的银行账户里,现在30多位受害人报了警,还有一位受害人不堪压力自杀,案情比较严重,需要他配合调查。

老实憨厚的王红科一下就被“180万赃款”“有人自杀”等信息吓蒙了,连连承诺会积极配合。第二天,他在对方的要求下,出门跟其做了个电话“笔录”。“电话里,这位民警指示我拍了我的身份证正反面和每一张银行卡,还让我录了好几个做点头、摇头等动作的小视频,说是在帮我洗清嫌疑。”

为证清白 他筹款打到新办的银行卡上

王红科说,之后,这位“民警”表示,据已抓获的该犯罪集团成员供述,他之所以会参与到洗钱中来,是因为可以获得18万元的“好处费”,现在警方需要他证明,他并不缺钱,不会为了这笔钱铤而走险。

“证明的方法是,让我去办一张交行的银行卡,尽快筹够18万元打到卡里。”王红科告诉记者,这时为了让他信服,一位自称“大兴分局局长”的男子出场了。在这位“局长”嘴里,自己犯的事更严重,于是,他为此事专门回了趟安徽老家筹钱,筹到了9万余元。 这一过程中,又有一位自称是“中央领导”的男子联系他,软硬兼施,要他乖乖配合。

6月28日,在两人的一次通话中,对方向自己索要银行卡密码。“当时我一听要密码,还很警惕,但对方已经摸准了我惧怕被处理的心理,直接发怒说,他们这是在保护我的财产,如果我不信任他,他们就不帮我了。”

经过十来天的“拉锯战”,精神已处于崩溃边缘的王红科信了对方的话,不但给了密码,还在对方指示下在手机上进行了一系列操作。等到晚上找了台ATM机一查这张银行卡,才发现,自己卡里的近19万元,都转入了一个名为“刘玉江”的账户。

       面临还款压力 他希望骗子早日被抓

“我卡里原本只有9万多元,一看转出去的总额,才发现下午他们让我操作的是在网上贷款。当时银行给我发转账提示,他们还给我说这是虚拟转账。”发觉被骗,王红科随后在西安公安雁塔分局大雁塔派出所报了警,警方于2018年7月2日对此立案侦查。但遗憾的是,这笔钱至今未能追回。

王红科说,事发之后,他在西安开的小店因无钱支付租房成本关门了,如今只能靠在路边摆摊勉强维持生计。现在,他不光面临着要给亲戚好友还款,每天还在忍受着网贷催债电话的狂轰滥炸。

“当时落入骗局时,对方一直跟我强调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,所以我跟谁都没说。后来催债电话打到家里,我媳妇才知道,都被气病了。我妈当时看我急着筹钱,连自己看病的一万元都拿出来了,我现在却无力偿还。”王红科希望,这些骗子能早日被绳之以法。他向记者提供了一份聊天记录,记者看到,在成功骗取王红科的十多万元后,骗子还曾嚣张地在QQ上挑衅称,“我们在开庆功宴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秦都市报记者 张晴悦

[责任编辑:范为民]